澳门贵宾会 生活/旅游 熊猫海瀑布

熊猫海瀑布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九寨沟

荷叶寨

犀牛海

长海

日则沟

珍珠滩

珍珠滩瀑布

五花海

熊猫海瀑布

熊猫海

箭竹海

扎如寺

发表于 2003-05-14 17:16

4月25日,上海,阴
起床时我对是否去四川还是犹豫不定,看着打点好的登山包和11:05am的飞机票,掂量着非典时期来自家庭和单位的压力,去与不去正是在一念之间。8:40am,
在老婆的帮助下下定决心,登上不一般的旅程。
上海的天气有些阴冷,背着如此醒目的登山包有着做贼的感觉,9:30am,
打出租来到虹桥机场。机场内所有工作人员都戴着口罩,气氛有些令人紧张,我们戴上口罩,匆匆填完健康登记表,早早进入了候机厅。
大部分人都戴着口罩,也有一些无所畏惧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令我们旅程的开始添上了一成冒险的味道。
飞机正点起飞并安全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令我欣慰的是成都的机场完全没有上海机场般严密的检查,我们没做任何身体检查就出了机场。成都的天气竟是出奇的热,几乎所有人都身着T恤,而且这儿的非典气氛也不浓,街上偶尔也能看到几个戴口罩的,但总体的气氛是放松和悠闲的。
安置好住宿后,我们步行去新南门车站购买了第二天去九寨沟的车票,每人92元加2元的保险。晚上去著名的黄城老妈吃了四川火锅,价钱是不便宜。
4月26日,成都至九寨沟,晴
早晨8:00am坐上了去九寨沟的长途汽车,车没坐满,乘客大多是本地人,也有几个背包去旅游的。我是再也忍受不了并除下了口罩,但也有几个戴着到终点的。汽车沿着岷江疾驶,清新的山风和两旁变幻的景色令漫长的旅程显得生动,下午6:00pm,车停靠在网上臭名昭著的格萨尔王营盘,一边有喇嘛过来引着我们进入营盘,其实就是一些有栏杆围着的帐篷,我一再告诫老婆多看少说话。果然他要求我们捐助,我捐了5元算是支付他的讲解费,得到了一条化纤做的劣质哈达,围在脖子上,接着他便试图使大家觉得自己有佛缘,以引见活佛。我深知那是陷阱,牵着老婆出了营盘。这末一折腾,到九寨沟时已是晚上8:00了,我们住进了九通宾馆,价钱谈定在100元一标准间,热水供应自8:00pm至12:00pm,还不错。由于非典的影响,沟口好多宾馆已经歇业了。
4月27日,九寨沟,多云
上午7:30,我们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沟口大门。买票是我特别注明只买门票,售票员看了我一眼,说:“有100多公里呢!”我没作声,大家心知肚明。
沟内游客果然稀少,当我们走上栈道,很长时间就是我们两个人在步行,观光车也是三三两两。按网上所说,到了荷叶寨便可搭乘当地拖拉机,至诺日朗中心站后便可随意乘车。一小时后我们到达荷叶寨,等待良久并无拖拉机出现,无奈之下只得步行,我们决定步行至树正寨先找住宿。肩上30余斤重的登山包十户越来越重,栈道里始终是我们两个人,除了涧水的轰鸣和鸟儿的啼叫,所幸一路风光不错,缓解了长时间徒步的艰辛。穿过了树正群瀑,我们终于来到了树正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们沿着寨中小巷慢慢走着。我的大大的登山包显示着我们是游客,寻求住宿的游客,我们几乎绕了寨子一圈,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无一人出来问我们是否要住宿。这么回事?网上不是说会有当地大嫂出来招揽住宿的吗?!无奈之下,我们打听了几家是否能提供住宿,竟无一例外的遭到了拒绝,并且明确的告诉我们树正寨不提供住宿了。我们俩有些傻眼了,两个人精疲力竭的坐在寨口白塔林下的椅子上,沮丧不已。此时已时中午11:30了,真是又累又饿,我们决定无论如何要搭车到诺日朗吃饭了。费了好大劲来到了犀牛海车站,大概是快12:00了,午餐时间,好长时间没有车经过。终于听到了突突突的拖拉机声音,我们欢呼,谁知那司机竟置我们的呼喊与挥手于不顾,扬长而去。此时天也飘起了小雨,我们俩是够惨的了!老天有眼,来了一辆观光车,我们绝望地招手并幸运的上了该车,令人欣慰的是他们没有查票。到达诺日朗中心站时,司机突然问我们要票,露馅了!司机汇报给了中心站的调度,一个胖小伙,胖小伙看了我们一眼,没作声,我们赶紧溜之大吉。来到诺日朗餐厅,该餐厅只卖套餐,每份25元,黑!我们两人50元吃得并不痛快。
离开餐厅我们又去蹭车到长海,又被赶了下来。调度也认识我们了,看来这辈子是再也不能在九寨沟蹭车了。由于游客稀少,几乎每车的乘客都固定下来了,一有陌生人上车必查票。无奈,我们决定下午徒步负重游览日则沟。到达镜湖时,30余斤的登山包又显得沉重起来,坐下休息时与一边的工作人员闲聊,意外地的职则查洼尚有‘六客房’提供住宿,正是喜出望外!游览完珍珠滩和珍珠滩瀑布,很不错!我们匆匆找到了六客房,果然能够住宿!管事的女孩帮我们安排好房间,是一间很简陋的木头屋子,有三张床,30元一碗,我们已经很满足了。今天累坏了,老婆的脚也起泡了。晚饭是和房主人一块吃的,10元两人,凑乎。
4月28日,九寨沟,雨
早晨起来是与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倒是异常的清新。早餐后我们问房主人借了一把伞,今天计划徒步游览日则沟。
静静的栈道上照例只有我们两个人,雨中的镜湖恍如梦中,注视着水中倒影着的山间的云雾,你的意识似乎也游离于身体之外,飘飘然然与周围的自然万物融于一体。雨时大时小,诺日朗和珍珠滩的瀑布却比昨天大了,游客反而比昨天更少了,这样的独享的景致,在九寨沟可谓是难得之极。终于来到了最最著名的五花海,这种自然界的奇观对于我来说反而没有太多的感触,倒是海边服务员看到我们过来时惊惶失措仓皇而逃的情景非常的有趣。一路行来,我们又经过了干涸的熊猫海瀑布,湖蓝色的熊猫海波光粼粼。尽头的箭竹海令人失望,除了偶尔惊起的几只野鸭,全没有‘英雄’中的景象。回去时想蹭车照例是被驱逐下来,郁闷之余,我们决定徒步走回到则查哇。少人光顾的九寨沟的工作人员也早早的下班了,于是静静的栈道上便真真正正的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试想诺大的日则沟何时曾为区区两个人所独享过?真叫我们两人三生有幸啊!
回到六客房时已是逾下午4时,经考虑,我们决定放弃游览长海,遂与客房主人之子协商并搭乘其车出沟,顺便又游览了扎如寺。下午5点半时的扎如寺只有我们两个游客,寺中的老者友善的看着我们转完了长寿轮,带着他的祝福,我们与下午6点多昂首阔步走出了沟口。刚出沟口没多远,忽遇一当地女子冲我们喊:“你们两个是昨天进沟的,我昨天就看见你们的。”才进沟两天我们已变得如此出名,我们是否会觉得有些得意呢?当天九寨沟进沟人数创纪录地达到200来人,沟口的诸多宾馆是该关门了!当晚我们还是住在九通宾馆。

标签:,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