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贵宾会 生活/旅游 老东岳村和老东岳庙

老东岳村和老东岳庙

秋上北高峰

重阳节那天我们谈起了爬山。同事韩老师说来杭五年居然没爬过北高峰,我就自告奋勇做回向导。次日正好是周末,我和小韩带路,与韩老师一家爬北高峰。

上北高峰至今不下十次,上山的大小道路我都数得清楚。午后,我们一行五人在汽车西站前会合,经老东岳村和法华寺登山。

老东岳村和老东岳庙

从老东岳村的菜场这条道进去,这里实际是条几百米的街道,3米宽左右的水泥路,路旁小店林列,有小餐馆、兰州拉面、理发店、缝纫店,还有三轮车流动摊,卖麻辣烫、干菜烧饼、草鞋烧饼、水果、卤猪头肉、蕨菜干、山核桃之类。另外还有地摊,卖花苗、蔬菜、草药等等。街道上吆喝声、车铃声、喧闹声混杂在一起,俨然一幅乡镇街道的景象。

前行两三百米,在丁字路口往左拐,远远看见一颗大樟树,枝干粗壮,叶茂繁盛,生长在小溪的旁边。走近看大樟树干围估计有2-3米,树干有些斑驳粗糙枝干上生长着许多绿色的青苔,上面的虬枝向四面八方伸展,大树的左边就是一个小学,这个大樟树就像是村里的一位饱经沧桑的慈祥老人,护佑着这个村庄村民的繁衍和生息。

樟树现在已经被村里用围栏保护起来了,据园林专家考证,此树树龄达600多年,可与赤山埠法相寺唐障相伯仲,但上次在网上看到普陀山风景名胜区有棵据传已有900余年樟树,被人们称为千年古樟,那真的是樟树元老了。

沿小巷直上,村中屋舍高低错落,几乎家家都有小院,围墙上种着花草,村里人喜欢在院子里种桔子树、桂花树,有家院子的柚子树躯干伸出了墙外,上面硕果累累,真是嘴馋诱人。

走出小巷尽头,豁然开朗,我们上了大路,路的右边是一溜白色高墙,是杭州看守所所在地。左边一溜的红墙建筑过去,那就是老东岳庙,寺庙依山势而建。抬头便见:老东岳庙:四个繁体字闪着金光的匾。老东岳庙建于宋乾道三年,嘉定年鉴重新拓展了庙宇,祠宇壮丽,有诗云:

七十二司威可畏,两庑隶卒色常嗔。

着衣亭畔冠袍整,疏裹楼头粉黛新。

三月生辰桃李献,四民死忌纸钱陈。

清明祭扫男携女,都向空廊哭鬼神。

——西溪百咏·《东岳庙》

相传夏历三月二十八日为东岳大帝祭祀日,所以每年这一天,各地的道教寺观都要举行祭祀活动。这一天城中市民,远近乡民,成群结队涌向老东岳,庙里庙外,人声鼎沸,几无立锥之地。

听说以前老东岳演出目连戏历史悠久。据《浙江傩戏》作者沈祖安先生介绍,同“南宋孝宗乾道三年临安和会稽都有傩戏演出,杭州老东岳庙的傩戏在清初最盛”。虽然如此,现在在西溪这边这么久是没看到这些戏目的表演,也凑不上这趟热闹了。

由此可见,老东岳庙已有800多年历史。旧时东岳庙,据杭州老人回忆,是一组规模很大的建筑群。有殿、堂、阁、门、亭、楼、观、廊100多间。黄瓦朱墙,古木参天,气宇轩昂,宏伟壮观。供奉的主神东岳大帝因掌管民间的贵贱和生死,所以每天朝奉者甚多,香火极旺。可惜的是,旧庙于1958年被拆毁,现在的老东岳庙是2002年村民集资重建的,香火及人气已远不及以前旺盛了。

从庙旁有台阶而上,大约四五十个台阶可以看到左边有两大长排烧香台,上面大多颜色墨黑了,下面还挂着冷却的腊油。老东岳庙的主殿为东岳宝殿,前为东岳大帝,后为两位娘娘,两侧是属下十大元帅。庙里十分安静,只有香的烟雾在缭绕。

忽然一阵鞭炮点燃、唢呐吹奏、锣鼓敲打之类的声音从下面传来,走过一看,原来是一群人在烧香做法事,看领头的几个人衣着青色长褂,头戴五冠帽,手持长木剑,明明就是道家装束,怎么会来这佛家之地,看来今天是“二教”荟萃了。这让我想起南雁荡山神奇的“三教”荟萃,雁荡山灵峰景区有属儒教会文书院,属佛教的观音洞、云祥寺,属道教的仙姑洞、三台道院,“三教”同处一景区,真的是非常罕见。

法华山的鸟和法华寺

出了老东岳庙,是个长坡,路边种满了一人高的桂花,现在正是丹桂飘香季节,清风徐来,沁人心脾,闻着这香气浑身都长劲,两腿好像更有了力气。

上完这个坡右转,可见一凉亭,上书“法华亭”,凉亭盖在路边,完全掩映在高大的树木之中,它全部由石头砌成,亭内有两排石凳,有几个比我们早到的人正在休憩。我们也决定在这里休息片刻,亭边的小溪叫留香溪,上次还可闻潺潺水声,今天来却已经干枯到底了,只剩下裸露的石头各自躺在那里。沿亭边的台阶而下是横跨在溪上的一座小巧的石拱桥,这座小桥也因溪得名——留香桥,过了留香桥是另外一条上山的道,也可上北高峰,还可攀美女峰。

凉亭东面是法华山,海拔123米,山不高却灌木密匝,叶茂葱郁,山间鸟儿很多,啁啁啾啾、叽叽喳喳地鸟声传来,走过去便可看见林间树上挂着很多鸟笼,原来附近的很多养鸟人都跑这里来溜鸟,笼中鸟与林中鸟互相呼应,可谓百鸟争鸣,清晨来此更为壮观,此地仿佛成了鸟的乐园。“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这些宠物鸟多少能找点回归自然的感觉,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何尝不是这种感觉,陶渊明在《归园田居》中说“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写的真是妙哉。钢筋水泥、车马喧嚣充斥着生活,回归到大自然中去,才是真正的生活呐!

出了法华亭,可以看到法华寺的楼阁翘檐掩映在枝盛叶茂的幽谷中。法华寺已有1700年的历史了,由东晋昙翼法师开山。法华寺几经沧桑与兴衰,1958年的大革命时代摧毁了多少文物古迹,这里的老东岳庙和法华寺也未能幸免于难,我们现在看到的已经是2003年建成的法华寺。

据传说,东晋高僧昙翼曾在此面山诵法华经十二年之久,普贤菩萨为之感动,下凡考验昙翼和尚的道行。幻化成一女子,谎称迷路,因畏惧豺狼,深夜求宿,昙翼念及“救人于难,附加有不辞之责”留她暂宿,女子半夜腹痛不止,求其为她按摩,昙翼最后找来一块布裹在禅杖上,手持另一端,远远为女子按摩。女子现出法相,对昙翼说:“我乃普贤菩萨来试汝尔!”郡太守孟公上奏朝廷,皇帝勒令建寺以表之,于是寺、山均以“法华命名”。

我们前行不过500米,却坡势渐陡,路边有亭、有树,还有放生池,法华寺宏大庄严坐落。前面正对一壁照,上书:“具足精严”四字。我也不懂,网上查阅才知,所谓“具足”是圆满无缺的意思,或言守戒、具备。精严者,守戒虔诚、谨严也。可见,“具足精严”道出了佛教修行的严谨与追求,古岸青灯的超脱与淡然。壁照的另一面则写的是1998年重修法华寺记。

山门入口之匾上是已故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题的寺名,一路上来都有上“法华寺”的黄底黑字指示牌,也都是他的题字。赵朴初是安徽太湖人,还是作家、诗人、书法家。

迈步上了台阶,门边两尊夜叉煞是威严。进门左为鼓楼三层构架,飘檐做的精巧飞扬。右边为钟楼,结构相同,左右对持,值得一提的是楼里各有一尊雕塑,鼓楼的雕塑是坐立的,而钟楼的雕塑是站立的,不知是不是佛家的规矩敲鼓可坐着敲,而撞钟如不站立则为不敬了。

往上则是高台上的天王殿了,这法华寺的建造依山造势,地段和气势都要比老东岳庙要好的多。法华寺每上一层都是左右而上的高台阶,威严而壮观。殿前两边门楹上写道“我笑有因真可笑,你忙无甚为谁忙”,佛家之语总是语淡高深,每次来这种地方才发现自己总是俗不可耐之人。

再上一台阶便是更宽阔的平台了,大雄宝殿便在此,殿前一株广月兰粗壮高大,顶端估计被大风折断过。殿里诵经之声传来,伴随那缭缭香烟飘散这幽谷里。

寺庙可能是新修不久,还总感觉人工痕迹太重,以后如果能在寺内庭院多栽植松、柏、银杏之类老树,细处多加花卉、山石点缀,想必更添庄严和灵气。上山的那段水泥路大煞风景,如能改造成一条古朴精致的道路,再增添些小的景观,那便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自右侧一道边门出来,我们看见一条蜿蜒古道,拾阶而上。

北高峰和灵顺寺

一开始,古道便很陡峭,初爬的时候,都有点不敢回头,脚步寒颤,爬得多了筋骨也消受的住了。我和韩老师边爬边拍些风景,法华寺后山的围墙依山节节拔高,也很有禅意。

走在前头的玛朵说我们这些落后分子是两只蜗牛,不然怎么走的这么慢。童言也真是很有意思,要我就打不出这种比喻来。

这些台阶大多由整条的麻石铺成,据说是明清时候修的。现在有些已经斑驳裂开,看的出它们所经历的沧桑。路较崎岖,沿着山势爬行,幸好路边的树木很高,不然下午的太阳直晒可不大好受。10分种不到已经一身微汗,回头看韩老师已是大汗了,他看我在等他,边让我先上。

我一步两阶梯,很快边赶上了前面的队伍了,小玛朵要跟我比赛谁先到,看她兴致勃勃的样子,真来劲。

沿途游人三三两两,下山的风风火火,上山的气喘吁吁。一身大汗出来,终于征服了这1000多台阶,回头看过去,西溪和城西一带都在脚下了,登高望远心胸开阔不少,分叉口的野柿子树今年早早就被人给摘去了,去年我爬的时候,还是满满地一树半红半绿,因为树很高,许多人就在树下,指点柿子,望柿止渴。

再上去一小段路,便到了北高峰了。路边新建了两间无水智能厕所,外观上是古朴的木房子,当初我还以为建凉亭呢!因为是休息日,到了上面人声鼎沸、人头攒动,居然还有人在练习山地车,难怪这么热闹。

北高峰高314米,南拥灵隐寺,北据法华寺,历代名人逸士都曾登临此山,留下许多赞美吟咏的诗文。山顶有惯称“天下第一财神庙”的灵顺寺,另外浙江电视集团的电视发射台也在这里。灵顺寺俗称华光庙,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来这里参拜祈福的游人也很多,因为是财神庙,所以来这里烧香求来年生意兴隆的生意人特别多。站在门口看见弥勒佛的坐像,仿佛已经听到他那笑尽天下烦忧的笑声了。历史上流传,峰顶以前建有白明王庙和北高峰塔、无着禅师塔,石松一株,现在早已消失怠尽,现在我们只能去史书、游记、诗句里去寻觅了。

韩老师一家在苏东坡的题诗石前留影,我们看到了游客去敲世纪钟,钟声响起,响彻四方,悠远回旋。

沿阶而下数步,到毛泽东诗碑亭前,每次来我总不忘大声的背诵伟人的那首诗。倚在石栏旁远眺,视线蔚为壮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看水天一色的天际、三山环绕的西湖、朦胧东去的钱江,一副江山锦绣画卷俨然已经刻入脑海。旁边欢呼声不断,仿佛一同在为我为杭州美丽而呐喊。我们之后享受自带的香瓜,真是解渴。

小憩片刻,自另外一道下山,这条道便是连接到留香桥的那条乾隆年间古道。沿途树木苍翠,感觉不出一点秋意。

我们路上看到许多长相如道路般崎岖的松树和樟树,韩老师说这是他走过的最多歪脖子树的路了,途中看见一棵樟树生出7枝,好比七个姐妹拥抱在一起,让我联想到这里也是不是有一个关于七仙女的传说……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标签:,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